高尔夫球的“药性”与“毒性”!

记得欧美国的高尔夫名人名言中有一句经典话:“诗人无高手”。言下之意就是诗人的气质和高尔夫运动气质有些格格不入的地方。打高尔夫球和作诗就像“作梦”“作饭”一样,二者之间没有任何必然联系。

高尔夫球对于那些神情抑郁者来说有“药性”:人们可以通过打一场球来忘却很长时间的烦恼、帮你脱离郁郁寡欢的境地。有个失恋的朋友通过学习打高尔夫球又找回精神的依托而重新振作起来。

然而高尔夫球对于诗人、作家、对于政治家来说却是具有慢性的、“毒性”的东西。在高尔夫球运动中,你会磨掉你的棱角,会挫伤锐气蜕化你的创作灵感,缩小你的想像空间。因为高尔夫运动让你更切合实际地行事,所以更适应于商人实业家,而对于诗人来说无异于会折断你好高骛远,展翅高飞的双翅,让你行云流水的敏捷思绪遭到遏止。

诗人的气质是什么?诗人往往和“风度翩翩”或“气度不凡”联系在一起。诗人的想像空间无限大,上自盘古开天地下自千秋万代海枯石烂,甚至今后的万年万万年……。这些都和高尔夫球沾不上边。因为高尔夫球被送往的洞穴的就只有那直径4.25英寸的大小。高尔夫球就只有那1.68英寸、1.62盎司重量。高尔夫球运动再复杂也没有超过七个打的动作。瞄球、架势;后拉、起杆;上杆、到顶;下杆、看球;发力、撞击;顺势、送杆;收杆、回原。高尔夫球最远不过300多米,诗人文学不会满足的。

吴承恩写的“筋斗云”动辄十万八千里,最宽大的球场也不过是“一粟”与“沧海”之间的比较。高尔夫运动讲究的是犹如“饭要一口一口地吃”,“日子要一天一天地过”一样,一杆一杆认真打好,争取最少杆数进洞。无论从宏观到微观,见不到浪漫主义,浮想联翩的影子:如果在打高尔夫球时太多想像,你的球肯定会打得很糟糕。诗人讲究的是一气呵成,无论从宏观到微观,讲究得是无所不能,无所不至。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还故乡”瞧,多么豪迈!“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英雄”看,多么感慨!“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想象这是多么的壮阔,“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听,这又多么快畅!“刺破青天锷未残”想象空间多大!“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思绪又是多么自如……这些诗人们无疑是以语惊人,流芳后代的。而这些人,打猎是行家,打仗是里手,打倒敌人是游刃有余,得心应手,然而打高尔夫球可能是力不从心是一双打臭球的手!屈原的“路遥遥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样的诗人是人们崇拜的对象,但这诗意境界用在球场上就糟糕透顶,对高尔夫球手来说是最痛苦的描绘。高尔夫球员要求和诗人的对比有很多值得人们思量的地方。高尔夫球员更实在务实、实干的人多,而诗人成为政治家和军事家的人更多。

当然高尔夫球手 在推杆的时候也有禁不住心跳手抖的时候,因为一杆决定胜负时,一推的价值是多少 万美元啊!然而诗人更多的是让人难以抑制的情绪和神思幻想的张狂与张扬。

高尔夫要求球员是执著,坚韧,直线型的,而诗人则对于内宇宙及外宇宙的把握是感性的,灵感式的。有个朋友很会写诗,然而高尔夫水平上去了,他写诗的水平就下降了,最近感到了有点“江郎才尽”了。近代的历史上政治家的务实者作诗都很不在行,政治家中的一些思想活跃的人可能运动神经就要差一些。**是伟大的诗人,他可以游泳,但打高尔夫球肯定不在行。**会打桥牌,会打高尔夫球,然而这样的务实领导,你让他们写诗可能比让他们下台、让位还难受!对于诗人来说,高尔夫球是让你从高飞九霄云天的思维漫漫回到草坪上来的慢性“毒药”。对于那些务实者来说,高尔夫球会让你漫漫脱离冥思苦想的苦海而回到绿草如茵的大陆上的一幅“良药”。千万不要将“毒药”当“良药”吃。是诗人就搞标准高尔夫吧,想打好高球就认真练习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